• 語言切換:
  • /
  • EN
展示作品
《在清晨我燒掉一切的向往》
城市化進程越來越快,在一個高速發展的社會當中,必然會殘留下許多使人性產生斷裂的關係。畫面圖像是想描述一種現狀和一種渴望。那是我對於時代的無力和失重感,它源於一種割裂與無所適從的狀態。
無人之地
畫面所畫的是攝有自由女神的老照片與虛化的聖心耶穌,觀者觀看作品之時,置身於無人之地,由虛化與標志性的圖像所揭示,傳統信念與現實世界之間的關係。
淡然
居住在城市,作為藝術家需要一絲寧靜。我過往的創作,是在城市中尋找一種安靜,一種有限的安靜。而自然則是無限放大,溪澗叢林的能量讓人感受到平靜。多次進入,森林的氣息植入了身體。面對着畫布,在工作室繪畫的過程也是把森林的氣息從記憶之中帶回來,也是一種享受的方式。
第二身-鏡像-1
第二身 世界上沒有完美無暇的分身,就算是工業化量產的複製品,也只能是趨於無限接近的模仿,物件終究只是極為相似的兩個個體.就複製這個議題,我深入思考第一身和第二身的關係,透過創作挖掘複製在精神上及創作手法上的可能性。
森羅萬象
森羅萬象,出自陶弘景《茅山長沙館碑》意指天地間羅列的各種景象所包含的內容極為豐富。 近年世界各國面臨的問題層出不窮,就像宇宙天地間所出現的無常之道,沒有恆常不變之態。作品以山水元素為主體,結合自身的主觀情感藉此表達對當下社會的感受。
標本2
從醫學病徵的角度來切入,以白骨鞋來仿擬高跟鞋後遺症所產生的身體疾病,透過重覆堆砌組合來建立一個個骨骼的造形,來隱喻社會的框架,表達被埋在身體基因裡的某種慾望,這種慾望被切開或是被挖出來的一種解剖、自我觀照的狀態;對於框架、窠臼的一種柔性的控訴。
聚
當我看到有一堆石頭被圍成一個圈圈時,覺得非常的有儀式感,它多了一個人為感,所以我就去設想,由我自己來重新組合排列,想著一個從無到有,從暗到亮,從少到多的一個漸進過程。石頭是象徵著一種成長,葉子是代表著消亡,想訴說出周而復始,此消彼長的意涵。
《一切美好都將在死亡的那一刻停止 NO.2》
城市化進程越來越快,在一個高速發展的社會當中,必然會殘留下許多使人性產生斷裂的關係。畫面圖像是想描述一種現狀和一種渴望。那是我對於時代的無力和失重感,它源於一種割裂與無所適從的狀態。
山水小品-2
雲山蒼蒼,江水泱泱,相遇相聚相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