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語言切換:
  • /
  • EN
展示作品
《在清晨我燒掉一切的向往》
城市化進程越來越快,在一個高速發展的社會當中,必然會殘留下許多使人性產生斷裂的關係。畫面圖像是想描述一種現狀和一種渴望。那是我對於時代的無力和失重感,它源於一種割裂與無所適從的狀態。
第二身-鏡像-2
第二身 世界上沒有完美無暇的分身,就算是工業化量產的複製品,也只能是趨於無限接近的模仿,物件終究只是極為相似的兩個個體.就複製這個議題,我深入思考第一身和第二身的關係,透過創作挖掘複製在精神上及創作手法上的可能性。
人山人
以汽車機械結構模擬繪畫出自己的x光片頭顱以及山石
次元序列 2019 -01
作品表達當代社會的一種虛擬現實的氣息。我們的生活充斥各種人造的元素,真實的事物被數據取代,虛擬與現實由相對的概念趨向統一。我試圖用人造光譜,構成這個虛擬次元的律動。通過重覆的方式,塑造作品中看似單調和無意義的氛圍,揭示出當下人們的生活方式。
無極樂園2.0
看似毫不相關的人事物被重新組合起來,荒誕、超現實,但現實就是如此吧?
飛花過后
一直以花鳥題材創作,偏愛以枯榮的質感帶出生命殆盡之感慨。創作靈感源於某一年在雪地田野上目睹蔬菜在逆境下的求生意志,想帶出頑強的生命精神。
動物劇場
《動物劇場》探討在以科技為主導的全球化進程中,我們如何學習與所依賴的自然和諧共處,這是自人類進入文明時代便開始面對的問題,假如有一天,人類與動物的角色互換,既定的存在關係發生顛覆之時,從依賴到反叛、從共存到侵占……,這一切在劇場中皆成為可能。體驗共情、醒覺與萬物的和諧共生是《動物劇場》希望引發的思考。
亂世安然
一直以花鳥題材創作,偏愛以老樹的質感帶出對生命殆盡之感慨。創作靈感源於某一年在農村目睹鴨群見異物驚惶失措和安然無恙的刹那,宛如亂世人群的態度。
標本1
從醫學病徵的角度來切入,以白骨鞋來仿擬高跟鞋後遺症所產生的身體疾病,透過重覆堆砌組合來建立一個個骨骼的造形,來隱喻社會的框架,表達被埋在身體基因裡的某種慾望,這種慾望被切開或是被挖出來的一種解剖、自我觀照的狀態;對於框架、窠臼的一種柔性的控訴。